爱吃草莓的西瓜青

脑洞很大的老阿姨~

【在一起】10*produce101

善皓是个温柔的孩子,赖赖是别扭的哥哥。

riverrr94:

柳善皓x赖冠霖
希望注意名字左右





10.

演唱会还有两天,柳善皓婉拒了B让他一起去便利店买夜宵的提议,去洗手间把头上定着始终会不舒服的发蜡洗掉。


成功从表演需要的逗号头洗成顺毛后拿包里随身带的毛巾擦干了些,也不用化妆间的吹风机吹干就任由头发还湿着就回了方块的宿舍。

出道初期为了方便成员们不用每日匆匆忙忙从各地所属社赶来集合跑行程,也为了方便队伍统一训练,全员都搬出了各自在公司里的宿舍,组合期限快到的时候才又陆陆续续逐渐搬回去。

公司比较体贴,给他和赖冠霖早留有一人一间的单独房间。不连号,相互隔六间房远。



赖冠霖比柳善皓早一步回来洗澡洗掉一天下来出的汗。在卫生间充足的韩国时间十一点,再也没一路小跑跨越房间相距相当一定距离去对方房串门的柳善皓和赖冠霖按理来说不会再有在卫生间和浴室这种仅有会碰到的公共活动范围碰见的理由了。

然后他们在厨房碰见了。
除了卫生间和浴室,第三个公共活动范围。

柳善皓是去厨房给自己倒几滴水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和润了一下那渴得不行的喉咙。别说一杯水,一口水都只敢用三分之一,进行连”喝水”都称不上的润喉。



柳善皓进厨房准备找杯子的之前就发现了厨房的微波炉在运作,从香气来闻着看又是披萨。环着厨房看了一圈,羡慕了一小下下那个没见着的将披萨叮热的人大晚上还能吃披萨就自顾自去倒水了。

微波炉传来设置的时间倒数结束的声音,柳善皓刚抿完水在洗杯子就看到靠在冰箱另一侧被挡住了所以没看到的赖冠霖走了出来。
看赖冠霖打开微波炉的门,一副徒手就打算把披萨铁盘拿出来的举动,柳善皓跟他说了一声,“手别去拿,烫。”然后找了条毛巾熟练的护住手帮赖冠霖把披萨取了出来。

微波炉放得比较高,普通女爱豆可能拿起来要手伸挺高才能拿到的高度以柳善皓的身高普通伸手就能拿到了。
赖冠霖站在前面挡着也不见让开,柳善皓抬手不太方便,只能在赖冠霖身后伸出右手越过赖冠霖从微波炉里拿盘子。



现在的柳善皓已经比赖冠霖要高了,可赖冠霖也不矮。为了用这么不方便的姿势拿东西能方便一些,柳善皓左手下意识搭在赖冠霖的肩膀上保持平衡。

拿出来发现是一整个一块没吃的披萨,不知道已经买了多久放着才会凉到了要加热的地步。

“吃吗?“赖冠霖问正在把洗好杯子放好,把用完的小毛巾挂好的柳善皓。

“不了,演唱会还有两天呢,你知道我的。”柳善皓扯了扯自己没多少肉的脸,“晚安,我先睡了。”


柳善皓看着赖冠霖的脸想起B今天问他关于外貌的问题那次他是怎么哄回赖冠霖的,奇妙联想起自己和B的自拍还没发。



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边往赖冠霖房间反方向的自己房间走。


-
第二天演唱会的亮点环节是cover粉丝两周前票选出来的kpop曲目和随机调换成员各自的part,随机让vocal唱rap,rap担放音乐跳free style和跳主舞的部分,主舞去飙高音。

换part游戏固然有趣,可团里成员的技能配置基本都算综合能力相对强。主唱可以飙语速唱rap、主舞会高音、rap担是b-boy这些个看起来放别的团会不常见的情况在各种电台或综艺节目中就展现过挺多次,有点知名团体个人技的意味。



粉丝的重点自然会在投cover曲上,努力奋战一星期比年末投新人奖还要联合统一地不管团饭唯饭,就算相互是对家都有史以来最为团结地齐齐把两首热门女团曲投上榜。



想看自家哥哥弟弟跳女团舞这一点,大概是在不管哪个饭圈的粉丝里都是通行的cover基本法。




两首曲子各5和6人,人员不重复就等于是分组,相当于battle。


各组都有女团舞能力者,平常就有成员休息时也会在练习室紧跟潮流跳最新热门的女团曲point编舞活跃气氛搞笑用,还能顺带增强记编舞能力。


这种让特殊个人技有可施展的场所还能满足粉丝的环节,三几个女团舞担当别提在这练习的一整个星期里有多高兴。




柳善皓在一号曲,是一首欢快可爱的卖萌小动作多一些的曲子。广播体操级别的wave能力者柳善皓对粉丝不给他展现wave的机会深表惋惜。

赖冠霖在二号曲,是wave很多的性感曲目。
有些崩溃,男团舞虽说也会有要wave的时候,但即使再能发散不符十代年龄的sexy美,全员二十代十代的年龄合上平均下来的数字也没有多大,性感类wave并不经常有,大多少年美为主。




普通wave对赖冠霖磕磕巴巴的关节活动来说已经很艰难了,这还要他做女团那种大幅度的,他怀疑粉丝看见了会觉得他跳起来是身体关节不舒服。


-


每天要付出200%的努力才能完美消化自家编舞的成员每当到了练习女团舞的时候总是感觉时间过得更为漫长。



K关节也没有特别好使,可K因为是主唱所以强烈的舞蹈动作少一些,只要把killing part唱性感又有趣一些就可以了。


看到赖冠霖比自己还要硬的女团舞,忍不住脸上笑超夸张,在赖冠霖休息坐下来喝水的时候搭话,

“你以前不是和善皓跳过你们泫雅前辈的trouble maker吗?为什么wave比我还不行啊。”那是出道节目的事情了,K当时在家里看的直播,大半夜笑得不能自理。



是不太记得赖冠霖当时表现怎么样了,但由于柳善皓那宇宙级真挚在装性感小鸡仔搞笑的样子记忆犹新,K就觉得就算对赖冠霖当时的部分没什么印象应该也跳得不会差。

一脸完全记不得自己昨天在待机室提的惊人提问的样子。

“我跳的是男方的part。”赖冠霖也不尴尬,知道K这么问肯定是只因为这次编舞里有类似trouble maker里女方part的动作,自己做了十几遍都奇奇怪怪的。

“为什么善皓跳女方的part啊?不是你更漂亮吗。”


K还记得以前的柳善皓没有赖冠霖高也不如现在英气,但对比当时跟前女团成员撞脸程度十分高的赖冠霖,充其量只是睫毛比普通人长一些,看起来比较活泼的那一个。



更最主要是性格上,说过话或者只要稍微了解过赖冠霖的人都知道,赖冠霖就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只要镜头扫到不在舞台上的赖冠霖,都能发现赖冠霖的可爱简直到了要溢出屏幕的地步。



看过无数次赖冠霖上一秒无表情被当成克里斯马下一秒被一点点事逗得傻笑的K深有感触。

“因为我比他高。”这个理由是真的,有20%的原因是这个。看到K一脸难以置信又心虚补了一句,“当时比他高。”



K憋笑得很辛苦,“不是因为你跳不来女方的part吗。”一针见血道出剩下80%。


-
“你个都已经多久了,到现在在编舞里成员的脸靠近一点都还会脸红到脖子的人是在欺负冠霖什么啊。”不远处休息完毕准备继续练的几个成员里也没听清是谁。


看到一旁休息笑嘻嘻的K和没表情的赖冠霖以为K又在使坏欺负弟弟了,一条毛巾扔到K脸上,“休息完了继续练啊,学习一下你弟(冠霖)的表情管理好吧。”

K被戳到痛处,不得承认承认成员说得对,赖冠霖的确在那种会尴尬的skinship上都能不脸红不慌张这点做的很好。撇撇嘴把挂脸上的毛巾扯下来放一边就起身小跑去和成员会合了。


实际赖冠霖因为眼睛形状的关系有些天生的慵懒颜,并不是表情管理得好,而是反应比别人慢一些。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情绪已经缓冲完了,来不及及时表达情绪,所以才总被认为是没什么表情,被认为是很酷。

典型的爱哥又会给哥哥们撒娇类型的弟弟是赖冠霖本人,但突然太近距离他也会不习惯。没有K那种红透脖子根愣住的程度,通常和其他人一样只是比较普通的不太适应,行动上看不太出来。


-
赖冠霖也会有慌的时候。
连突然的靠近都不是,是在早就知道会靠近的情况下,乱了阵脚。





评论

热度(79)

  1. 爱吃草莓的西瓜青riverrr94 转载了此文字
    善皓是个温柔的孩子,赖赖是别扭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