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草莓的西瓜青

脑洞很大的老阿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的好棒啊,我的两个小鸡仔啊,老母亲式流泪 (๑ó﹏ò๑)

riverrr94:

《在一起》0-4


*produce101 柳善皓x赖冠霖


删删改改加了很多也修了很多


暂时就,这样往下写吧!







0.
这天是他们出道一周年,解散前上的最后一个节目,一个电台节目。
游戏环节有一轮是每个成员挨个回答眼前电脑屏上的关于自己的最高点赞数的三个提问。

柳善皓坐在靠后的位置,想着离轮到自己还远着呢,便有点手指不安分地悄悄戳了戳面前零食小蛋糕的包装袋。

“大家都知道在饭们圈子里,赖冠霖你和OOO的bromance是现今粉丝们中最热捧的....”
主持人的声音有点高,柳善皓听着有些扎耳,全程没留心听,现在也就只知道是采访到了坐在最前面第二位的赖冠霖了。

“但从出道节目第一期追到现在老粉丝都知道,你和柳善皓是当时有着方块的黑白双子,小鸡仔二人组的称号,在饭圈中粉丝们追捧的也同时是第一对关于你的cp,可以称得算是原配了。”

“那么粉丝们的问题就是:
解散后会在一起然后回归二人组的方式吗?”

柳善皓说长不短也是出道一年了的人,从不懂一些什么到懂一些什么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长。要做好粉丝出的阅读理解题远没有当初学着跟成员营业互动那样困难。
他自然听懂了粉丝是想问的重点不是二人组,而是会不会在一起。
各种字面意义上的在一起。

赖冠霖当然也不是傻子,如今和OOO已是双ACE的他,第二反应便是该如何回答才能给提问的粉丝群一个满意的答复的同时又能不怠慢当下基数最大的他和OOO的cp粉们。
最好还能发个公用糖。

第一反应他还是愣住了。
早在出道前的节目后期?他和柳善皓的名字很久没有被摆一起说过了。
节目后期的他和OOO争人气Ace,出道不到一个月,他和OOO的cp又被粉丝称作双王而火热了起来。
话题总是围绕着赖冠霖和另一个人。
柳善皓不是另一个人。

“这个问题得问公司安排呢。”赖冠霖自认营业能力水准不够,不能完美回答了。流利用韩文说出挡问题专用的公式回答,可视电台的镜头前笑得十分好看了。

浅浅两个酒窝,尖尖的两个小虎牙,眼睛没有笑得一条缝,也没有用手背习惯性地挡嘴。
营业笑啊。
柳善皓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继续戳他的小蛋糕。

“善皓啊,小蛋糕可以吃的,不要戳坏了哦。”主持人突然的点名让柳善皓很有危机感。“那么善皓呢,善皓想和冠霖在一起二人组吗?”

果然是插播提问呢。

“我和哥一直都在一起啊...”
说的人到底是说哪个意思的在一起那就要看听的人了。粉丝都很喜欢这种文字游戏,柳善皓知道。
柳善皓学习成绩很好,学营业的成绩很差,但营业第一条,说双关就是发糖他姑且还是会的。

可他没有打算跟赖冠霖也营业的打算。
“我们一个公司的嘛怎么会不在一起。”

赖冠霖是Ace,柳善皓知道。
而他只算是队内各自人气都爆红的成员中排7-10的非热门成员,他这点他也知道。
他不希望他们这种糖影响到了OOO和赖冠霖的cp大势,影响到赖冠霖。

主持人不知道柳善皓的心理活动,当是以为是他很懂营业,便满意地不再追问,笑着采访下一个人。




1.
柳善皓和赖冠霖是在一起过的,至于是哪种在一起他不知道该怎么下定义好。
没参加节目前的他们六个月形影不离住一起吃一起睡一起,柳善皓用着他的优等生大脑思考了大概一个练舞课休息的空闲时间得出了他喜欢赖冠霖绝对不是因为日久生情而产生的错觉的结论。

他就是喜欢赖冠霖,一见钟情那种。
第一眼看到赖冠霖就觉得他比手里的芒果干好看。

柳善皓是个仔细思考后会执行的理智行动派,每天练舞结束和赖冠霖一起走向便利店买软糖的日常怎么想都是最适合告白的场景。
成功了他今天的软糖就不挑买一送一的买,奢侈一回买赖冠霖喜欢的罐装高级糖果。失败了,大不了,半天吃不下糖吧。

南韩年龄16岁的母so柳善皓觉得自己应该不管哪个结果心路历程都不会造成特别巨幅的波动。

-
现实大概是和数学卷子柳善皓能答90分终究还是错了10分的意思一样,赖冠霖像是他没解对的那十分。

换句话说,柳善皓心跳好像有点快了。

“哥,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柳善皓表情特别真挚,做好准备的他还补了一句防止赖冠霖误会,“恋爱那种喜欢。”
柳善皓手里拿着绝对不会做1plus1赠送活动的高级软糖,就是拿着,还没有买单。

赖冠霖看着糖,他看着赖冠霖。

赖冠霖张口却没说话,这种在收银员看起来就是一个帅哥冷漠脸的表情,柳善皓看在眼里知道了赖冠霖吓得不轻。

“那,那怎么办啊?”赖冠霖在脑海里翻找了一下当时知道的所有韩文词汇,只能说出这句话了。

柳善皓等着赖冠霖思考的时间里他已经买好单扯着一脸很认真在思考如何组织语言的赖冠霖出了便利店。
多买了那种,一包里面两根连着的冰棒。

“不知道。”柳善皓把糖都塞赖冠霖的vanza包里拉好拉链,把手里冰棒包装外面的冰渣子拍掉,撕拉开包装扔可回收的垃圾桶,很有技术性的把连体的两根冰棒完美分开,一根递给了赖冠霖。

赖冠霖接过冰棒,眉头还皱着。
赖冠霖并不是那种长得帅就从小就被表白到大的人,而是那种长的太好看了别人不敢表白的类型。
表白倒不是没有收到过,情书和当面都有,一只手数的来的程度。
也并没有发生过《那些年我们追过的赖冠霖》那种madeintaiwan的青春校园爱情故事的剧情。

说白了赖冠霖也是母so。
一个韩文不好的母so。

“我也喜欢你。”
最多说到这个程度,再多没有了。




2.
“想什么呢。”

柳善皓没有想到自己看着赖冠霖和OOO在化妆室拿着吹风筒和梳子打打闹闹都能发起呆。
回过神来赖冠霖已经站在自己面前晃着他那尤其好看的手。

赖冠霖的韩语已经完全没有口音了。

柳善皓看了看四周,OOO不在。
望向赖冠霖投以眼神询问。

“下班了啊,和经纪人哥坐第二辆车回去了。”赖冠霖对着梳妆台的镜子照了照,理了理有些过长的刘海,觉得确实有些扎眼了索性随手往后一顺抓成了狼奔。

“就剩我们待会和A和B一辆车。”赖冠霖补充。
全团11个人,下班跟成员坐车也要分三趟,

柳善皓意识到自己可能发呆发了真的挺久了,起身拿起自己那个灰色炸药包一样的背包往里收拾自己的手机耳机笔记本。

“你刚刚在想什么啊。”赖冠霖思考着要不要喷点定型水。
赖冠霖的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穿梭在发丝间。


“哥。“
“我想吃冰棒。”


“不好吧,明天不是有演出么,水肿怎么办。”赖冠霖转头看了眼柳善皓。

16岁到17岁是个什么样的变化?
赖冠霖从182长到185,柳善皓从178长到186,两人因为日程的繁忙更早比同龄人褪去了脸上的婴儿肥,但柳善皓晚上吃东西第二天只肿在脸上的体质是一点都没有改善的。
晚上下颚线如刀削,早上脸如糯米团,说的就是柳善皓本人。

像是多少个没出道前两人都还是练习生的晚上,和说着与现在相同提问的柳善皓给予“行,那我们等下偷偷溜出去买。”回答的也是赖冠霖本人。

-
那天两人是摸黑牵着手出去的,回来被差点抓到了也是牵着手逃回宿舍的。
还多买了几包饼干藏衣服里抱着跑,成功甩掉管理员手电筒搜索的赖冠霖和柳善皓躲在墙角笑得不行。
黑夜里赖冠霖笑起来的眼睛形状尤其漂亮,比月牙要弯。

手还牵着。

柳善皓和赖冠霖在一起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说实在地并没有多大改变。
悄悄手牵手去便利店买东西算是一点点变化。

没交往前他们也牵手,牵着人生地不熟韩语磕磕巴巴的赖冠霖窜上窜下。
方块内部工作人员看着一个眨巴着眼睛翘嘴角的弟弟时时护着大眼睛哥哥每每用最简单的韩语和一些精简的英文单词实时翻译,看他们牵着手也一点没奇怪过。
十六十七岁的小男生牵着手,还能是谈恋爱吗?其他小男生可能,但两张白纸不可能。

交往后他们也牵手,比交往前抓手腕抓衣袖性质的次数还少一些,多了角落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手指轻轻相扣。


-
柳善皓炸药包的拉链卡住了,再大力扯怕是要断。
喷好定型水的赖冠霖又理了理鬓角的发丝,从镜子看到身后一脸苦战的柳善皓,转身就去给他修拉链。

“我来吧。”赖冠霖用手碰了碰柳善皓抓拉链的手示意他把手拿开。赖冠霖的手常年很暖和,柳善皓的手的价值在去年的夏天被定义成降温专用。

是秋天不需要的手掌凉度。


-
“冠霖你要吃冰棒吗?外面好冷啊可是突然想吃就买了。”

“你不是坐上一辆车吗。”赖冠霖测试了一下包的拉链已经可以顺利开关了便拉好递给了柳善皓,是已经习惯了的把书包背带打开让柳善皓把手穿过去的预备动作。

“没有啊,A说跟我换,他想车上和C联机打游戏。”
柳善皓没伸手,就是接过了书包。

OOO手里拿着的冰棍包装袋有些出水珠,柳善皓自己背包书包,和OOO相互点了点头便算打过招呼了。

“给善皓吧,他刚才说...”
想吃来着。
赖冠霖看着OOO手里的冰棍包装袋,突然猛得看向柳善皓。

“不用了,你们吃吧,我先出去了,笔好像掉在电台了。”





-
“冠霖,那我们分着吃吧!”
OOO手里的冰棍撕得远没有柳善皓掰的漂亮。

也许是秋日微凉的原因,冰棍还冒着丝丝白雾。
赖冠霖这才想起来,他们。

已经分手了啊。






3.


柳善皓去洗手间摘了个隐形眼镜换上镜架才去的电台直播室,录像收音的设备器材已经被工作人员收好不知道放在了那里,直播室立马空旷了一大片地方。

把书包放在桌子上便趴到桌子底下找起了他的笔。他的笔是真掉了,一支柳善皓在便利店抽奖中了送给赖冠霖的黄色笔身却带有兔子图案的笔。

柳善皓说黄色是小鸡(他自己)的颜色,兔子是赖冠霖,硬掰寓意送来安慰只抽中餐巾纸的赖冠霖,让他拿这支笔写rap的歌词。

赖冠霖怀疑他偷偷看台剧了。
柳善皓说真没有。

-
那笔为什么又回到了柳善皓手上?赖冠霖没有用完一支笔换笔芯的习惯,柳善皓有。柳善皓让赖冠霖先把笔给他,他买到笔芯帮他换了再给回他。
两个人都没有要扔的意思。

“你找什么啊。”B开了手机的闪光灯亲切地往柳善皓钻的桌底一照,柳善皓被灯光刺得反射性抬手挡光蹦了起来,头撞到桌板好大一声。

“哇,你没事吧?”B的手及时垫在桌板上护住了柳善皓的头,看柳善皓喊疼没来得及思考自己的手有没有被撞骨折裂那么个三四根。

B甩了甩酸痛的手指,“你别装疼啊我看见你偷笑了,这撞的我的手。”B作势挥了挥拳头,丝毫不在乎要仰着一点头看柳善皓。

“啧,哥,我找笔呢。“

“冠霖送的啊?”

“我送他的。”
柳善皓一个惊天大白眼,他和B是在比赛中段认识的,柳善皓和所有人都很亲近,不过可能和B又再亲近一些。

B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并见证柳善皓和赖冠霖看起来不像恋爱的恋爱全过程以及看起来跟没分手又的确分了手的人。

“我现在相信你们在一起过了。”B看着又趴下去埋头苦找的柳善皓,坐在桌子上继续调侃。

在一起,过。
“哥,我们能商量一下吗?您能别用情感节目PD的语气说话吗。”柳善皓不想理他。

如今的柳善皓还是那个柳善皓,一脸傻乎乎眨巴眼睛,除了加长的腿和变得更加英气,本质还是话唠小鸡,日常跟B十分直接互怼了起来。

“来拍照啊,你这表情,丧得很符合我们明天解散了。粉丝一定感动。”B摄像头都没打开还假装要和柳善皓自拍,“诶你也别哭,等会给你签个名要吗?”
柳善皓白眼翻不完,解散不也还是会玩在一起吗有什么好丧的,B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因为这个才丧着个脸的,为了逗他B真的很努力了吧。

-
“你还记得《春日》吗?
第二次竞演唱的。”

“记得。“B突如其来的提问让柳善皓没反应过来。

“你当时唱的时候想着什么啊。”

“不太记得了。“

柳善皓说的是实话。


春日这首歌他倒是记得的,但是真让他回想当时想得什么来酝酿的情绪他还真答不上来



隐约只记得上台前本来满满的比赛压力又在开头碰到电子琴时想起前一天晚上赖冠霖在他练琴的时候路过,顺带趴在钢琴上用手撑着下巴,模仿了柳善皓sorrysorryending的经典啵啵,给他说了一句加油。
还很浮夸地用手往后顺了顺他飘逸的中分小刘海,摆了个赖式帅气的表情。
来当作是给自己下午在赖冠霖练rap的时候隔着position分组的玻璃门都要举起双手用全身给赖冠霖比了个大大的爱心让他加油的回礼。

导致他想起来之后一开始唱歌的时候笑场,后面强迫自己一定要入戏不能再笑场的过程还挺艰难。

其他的就只记得这是他第一首和赖冠霖得到相同票数的歌,总排名的屏幕上他们第一次连在了一起。

至于这是他高票数得到小组第一的歌这件事,他是完全不记得了。


B说:“你当时如果用现在这个表情唱估计就是800票了。“

他原本以为柳善皓说和赖冠霖分了手只是说说而已,比他知道柳善皓和在一起还要不靠谱一些。
B不知道柳善皓为什么明明六个月以来一点都没有分手后遗症的迹象,日常一起碰见赖冠霖也没有看到他有任何和以前不一样
的地方,却在今天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上一次见这样的柳善皓,还是在他一年前唱春日的时候。
不算上笑场,中间真挚的那一段。

“表情管理一下吧。”

“丑死了。”

B一巴掌盖住柳善皓的脸。
连着镜架一起。


-
柳善皓和赖冠霖是认识六个月在一起的,也是六个月后分的手,现在离分手那月又过了六个月。

方块的工作人员说的白纸理论中了一半。他们没猜到柳善皓和赖冠霖真的在一起了,但猜中了他们在不了一起。

方块双子提分手的同步率也是极高。
柳善皓说:“我们也没有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赖冠霖说:“我们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

柳善皓告的白说他喜欢赖冠霖,赖冠霖说他也是。

没有人说过要在一起。

-
B跟经纪人哥打了个电话招呼一声说自己和柳善皓会自己打车回去便和柳善皓干脆在空旷的直播室玩起了自拍。

“你站前面,你拿手机,滤镜开第四个,贴图用那个狼耳朵和小红帽的。”不开磨皮是美少年专属自信特权。B熟练地指挥起了自拍水准依旧很堪忧的柳善皓,这特效一开,柳善皓头顶的红围巾十分鲜红了。




4.


B怀疑赖冠霖旧情复燃。
他瞎猜的。

有什么理由自己和柳善皓的自拍就上传了三分钟赖冠霖就来直播室了。
明明他把背景全都用贴纸打了码。

坐在地上装笔的柳善皓和头躺在柳善皓腿上玩手机的B,手机给赖冠霖敲门的声音吓得抖掉了差点没抓稳砸脸上。柳善皓刚差一步就把他肢解的鸡兔笔装回去了,顺着B的手肘一抖又给撞散了。




柳善皓很后悔,他再也不因为顺手就拿B的锁骨窝放零件了。


B很难过,他正给下一张自拍贴贴纸加特效呢,手滑按了取消,刚摆好的五个贴纸和滤镜全没保存。



没有人解释刚才那种像很慌张被抓到在干一些什么大胆想法的事情的场景是怎么回事,小男生谈恋爱哪有那么多看到自己对象和别人挨一起就吃醋不高兴的戏码?分了手的小男生更不会......好吧,实际还是会的。


就赖冠霖和柳善皓不会.




准确一点说应该是做不到。两个连普通恋爱情节都上演不了的人,吃醋这种事情未免太高级了。
B知道这点也还就是忍不住瞎给自己脑补了一下16集队内生死恋,心里想着万一两个人有可能突然间可以正常恋爱了呢?
然后回归赖冠霖只是来喊他们经纪人哥又反悔不让他们吃宵夜让他们跟车回去的事实。

意外的是赖冠霖通知完并没有转身就走的意思。想想也对,通知这种事情,一个kakaotalk一个message再不然一个电话,什么方法通知不了?
“慢聊。”见赖冠霖没有要走的意思,B很识相地先撤退了。


柳善皓知道赖冠霖有些什么想跟自己说。
有些什么让赖冠霖会皱着眉说出来或者说出来会皱眉的东西。




柳善皓选择了先坐下来继续修他的小黄笔。


-
赖冠霖把小黄笔还给柳善皓后柳善皓有一直记住,每天把笔放在炸药包里,走哪遇到文具店的时候都会把笔拿出来找找有没有匹配的笔芯。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抽奖送的赠品笔而不是市面上卖的笔的缘故,打开笔会发现笔芯有点短有些特别。别的笔芯总会比这支笔的笔芯超出长一截,干脆就是塞不进去。

柳善皓在找了不少家文具店都发现普遍笔芯都是一个长度,是这支笔笔芯本身比别的笔短的问题。他决定买三只市面上通用的笔芯回去自己用剪刀加工,特意挑了芯身有兔子印花的买。


-
老实说,柳善皓除了弹钢琴和打篮球以外真的就不是特别巧手能干这种准确测量笔身长度并剪去多余笔芯这种四舍五入类似针线活的事情。
他很清楚自己动手能力的水品,目测了自己三根内应该还是能修剪出一根合适笔芯的。

事实证明数学成绩好,对毫米数再敏感也拯救不了他估算错了剪有体积的物体会和目标位置多少有偏差的事实。两根咔嚓咔嚓下来,偏差比他预想的,还是,比想象中要大。
他有想过剪出来会和自己定的位置有偏差,可看着这因为大范围的移位而剪得短的不行的笔芯,放进笔里过于短了而空心一大截,暗自心疼了。

芯身有图案的笔芯,老贵了。

最后一根是柳善皓先用尖锐的别针在笔芯上划一道深痕然后用手把剪刀打开,握着剪刀的刀片一点一点磨断的。
尺寸放进笔里还是有点松动,可已经算是合适了。
不摔应该是不会散的。




-
笔装不回去了。戴了眼镜的柳善皓清楚看见了小黄笔笔身扭紧笔芯那里缺了一块,估计是在录电台的时候笔从口袋里掉了出来再加上刚才又摔了一次,让赠品笔发挥了赠品笔不耐摔的非特有性质给接口摔少了一块,彻底安不回去了。

看着柳善皓放弃地把散出来的笔的零件一把抓手里放回口袋,赖冠霖还是没有说话许久。

好不容易开口:“笔不还我了吗?”

“还你什么啊,我抽的啊本来就是。”
“你送我了。”
“还不了了,摔坏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还啊。.”
“我找到笔芯的时候我们......”

已经分手了。

柳善皓没及时刹住了小学生式的对话,脱口而出就是这半句不该在现在说出口的话。

-
柳善皓发现了。
赖冠霖发现了。

他们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

因为交往前后完全没实感而分的手的他们,在分手后变得连还笔这样的事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让分手后这段他们称作“什么都和以前一样”的时间变得有些不知道如何定义好。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