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草莓的西瓜青

脑洞很大的老阿姨~

【一年生】反向延伸(二十)

Dola多拉:

前文戳这里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新年番外)


二十


Kongphop:


  今天是你醒来的第十五天。


  我好奇于你是如何做到,每天的早饭都不相同:培根蛋卷饭、鲜虾沙茶面、南瓜麦芬和甜牛奶。昨晚睡前我捏了捏小腹,觉得它比先前更软,练出的肌肉也在这一个月的怠惰下消失。你倒是比刚醒来要精神得多,终于不会瘦到让人心疼,想到这里,又不免觉得长胖是值得的。


  咱们照例吃完早饭去花店买花,我对店员小姐说:明天就不来啦。


  她紧张地:为什么?


  我瞧瞧正在小哥聊天的你,神秘兮兮地:咱们要去北海道度假啦。


  店员小姐抒一口气,调笑道:蜜月吗。


  我点点头,指指芒果奶昔:今天喝这个,两杯。


  她问:日本现在会不会很冷?


  我想了想:应该在下雪,不过我还没见过雪。


  临别的时候,店员小姐说:注意安全。


  我说:好,会给您寄明信片的。


  你哈哈地笑:这倒像电影永别的场景。


  我没有回答,心中总有隐隐的不安,是即将改变什么的预兆,还是一切回到起点的恐惧?我说不清。咱们从仙人掌上推论出,你在昏迷时能感知到外界——我和你说话,和别人说话,护士和医生的交谈,都属于外界的范围。那么我曾经在你的病床边和Bright提北海道,你是否也在梦中有所感应?你在梦境里构筑咱们去那儿旅游,所以你才会告诉我,你最后的记忆是一片冰天雪地。


  放下猜测与不安,咱们回到家收拾东西,这次旅程还是期待不已。咱们叠好衬衫、长裤、内衣,翻找衣柜找不出更多衣物,我惊呼:咱们没有保暖的衣服!


  你从衣服堆里取出一件高领毛衣:哈哈哈我有。


  我忽视他的炫耀:下午去购物。


  咱们最近常逛的是超市,买各种各样的食材,还没去过服装店。棉服毛衣之类的商场里少有,走了好几圈,才在角落不起眼的日本店里驻足。我拿起一件宽大的羽绒服递给你:换上试试。


  你撇着嘴接过。转过身来,整个人像是被埋在衣服下,只留下小小的脑袋。我笑出声:算啦算啦。


  我替你戴上帽子和围巾:真酷。


  泰国用不着这些衣服,咱们像是小孩儿过家家,挨个试适合自己的,你穿什么都不显臃肿笨重,像是天生的衣服架子。最后咱们挑了四件毛衣、两条围巾和帽子、两件长棉外套和两套羽绒衣。你说:如果还冷,我就抱着您。


  我说:行。


  咱们对冷开始有别样的期待,比如在房间门口堆雪人,比如在房间里开暖气,比如穿着大衣脖子蜷缩在围巾里,比如冰雪落在你的长睫毛上,比如一起围坐在客厅的壁炉边,比如戴着手套捧着新泡的热可可,这些想法像是树干上长出的红花,让枯朽的枝干焕然一新。


  从储藏室找出两个二十八寸的旅行箱,摊在客厅的空地,刚才买的衣服包装袋扔在沙发上,你抱着衣服从卧室进进出出,地上放着从网上打印的远行收纳攻略。咱们分工明确,你负责将衣服运来,我负责折叠装箱。经过两小时的努力,咱们终于收拾好衣服,生活用品和各类药物。(Ploy医生准许你这次旅行,但是要按时喝药)我站起来伸一个懒腰,你倒一杯水走过来递给我,被地上支出来的箱角绊倒,身体向后倾,水也向后泼,我吓了一跳,伸手拦腰抱住你,你靠在我怀里眨眨眼,这个姿势我很满意,我轻咳一声:嗯,以后你多摔几次。


  你佯装娇羞,低下眼,像是被王子轻薄的灰姑娘:好呀。


  我看着被水溅湿的沙发:看来咱们要换新的沙发毯了,北欧几何的怎么样。


  你还没从新角色走出,刻意捏着嗓子:波西米亚的调色盘好。


  我想了想:也行。


  你邀请我一块做饭,你说:这说不定是我们在巴吞的最后一顿晚餐。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只当是明天旅行前你的感慨。晚餐很丰盛,我想做泰式料理,你却执意要做这些:威尼斯焗烤扇贝、马沙拉酒酱牛肉、鲟龙鱼奶油烩面、黑胡椒贝壳面——典型的意大利式料理。我洗菜,你切菜;我煎蛋,你翻炒;我配好调料,你倒入锅内。在我的协助下,照例没有加入蔬菜,只妥协于鲜榨的橙汁。甜点是Ciarduna,这道甜点做法繁复,你看着教学视频,一步一步小心照做,用杏仁饼干制成外壳,内里裹有马斯卡普尼干酪和乳清干酪,然后我在表面撒了一层糖粉,趁你不注意,偷偷咬了一小块。


  咱们点燃烛光,拉下遮光帘,有模有样的用橙汁碰杯,今天你尝试用一种新的目光看我,比以往深情,比以往悲伤,不像是告白,倒像是道别。你说:学长,我爱您,比您自己还要爱。


  情话听得多了,耳濡目染也能回礼:那是因为我的爱,都分给你了。


  你抿着嘴笑。Kong,自己和自己较劲,自己和自己吃醋是什么滋味?你的心思我都明了,可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你,你甚至在前天的日记里,写好了所谓的“临终遗言”。你想再多要三天的时间,你把今天当作永别,你以为咱们去了北海道就会回到从前吗?不,就算你找回记忆,咱们也回不去了。这一个月,增加的不只是你额上的疤痕,还有你区别于曾经的、特别的爱。如果说以前咱们有隔于生死,现在死神也带不走你,再没有任何能分开咱们。现在字里行间的欢愉愈发浓郁,而悲伤渐近寡淡。


  你在酒柜里选出甜酒:您陪我喝一杯吧。


  我拿出高脚杯,打开CD机:再辅以音乐,这次换你唱给我听。


  你说:我好像音不准。


  我笑起来:你当年可是凭借三首歌得了校园先生。


  你轻声唱出来,只是强行更改了歌词,歌词语句的前后不搭盖过了跑调的笑意:我能在你的眼中看到我双眼的倒影,我能在你的双耳里听到我的嗓音,我能双手让风更加强烈,我依然珍惜这深切的爱,所有因爱而惊叹的邪恶,我依然想要轻轻的灼烧。


  咱们早早休息,为明天的早起做好充足的睡眠,靠在你胳膊上,眼皮困的打颤,你问我:您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忘了什么事?忘了、忘了...我立马坐直,拉开床灯:还没写日记!


  你撇撇嘴:我指的是晚安吻。


  亲爱的Kongphop先生,多亏你的提醒,否则明天的日记将会写到手酸,祝愿咱们的旅程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晚安。


  


Kongphop:


  今天是你醒来的第十六天。


  早上Pern和Bright来接咱们,其他人已经在去机场的途中,Pern给咱们买了两份麦当劳的咖啡和汉堡,吃惯你做的花样百出的早餐,这个只能勉强下咽。下车前,Pern对Bright说:既然取消订婚陪Arthit去,就好好照顾他和学弟。


  Bright亲吻她的侧脸:知道了。


  我和你识趣地别过头:这恩爱秀的。


  Bright又给了她一个拥抱,才转头看我:等到了日本,就该是你俩秀了。


  我打开车门:飞机上,就秀给你看。


  ——这话说的不错,接近七个小时的旅程大家都精疲力竭、昏昏欲睡,除了Wad和Plame,其他人都睡得东倒西歪,我靠在你肩膀上,垫着一件衣服,你头靠在机窗边,咱们共享一只耳机,听着不着调的仿老式黑胶唱片的西语歌。我说:要不是有安全带,我真想躺在你腿上睡觉。


  第一次见你脸红:公众场合下这么狭小的空间,您想枕着,我可不乐意。


  失忆后的你说话越发没个正形,我闭上眼睛,不再搭话。你陪在身边,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等我睁开眼睛,还有半小时降落,你还睡着,我悄悄把你的头移到我肩上,然后取下耳机,握住你的手,十指相扣。——你害怕降落的失重感,我的担心和害怕比较多,所以一旦逮住你的害怕,我就会牢牢记住,时刻展现自己的男友力。后排的Bright他们也醒来,问我:要不要吃东西?


  我示意他们小点声:棉花糖就行。


  你在我撕开糖纸时醒来,因为牵着手的缘故,包装袋边缘可能划到你,你捏捏我的手,带着初醒的迷糊:到了吗?


  快了。


  咱们分完棉花糖,喝尽航空杯里的可乐后,广播里响起好听的女声:飞机即将降落,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


  我问:怕吗?


  你扬扬咱们紧握的手:这样就不怕。


  日本果然比想象中要冷,我冷得直哆嗦,Bright他们也是在风中打颤,M高跳着以快速的运动来缓解寒意。你把咱们紧握的手藏进口袋,处在异国他乡,也不用担心别人异样的眼光。飞机停在远位点,要乘摆渡车过去,天空骤然下起雪来,我接住一片:Kong,是雪诶。


  你呼出白气:您喜欢吗?


  我点头,认真地回答:喜欢。


  Bright租了两辆车作为这几天的出行工具,Not是咱们车上的司机,Bright是M、Wad和Plame的司机。民宿在小樽,从机场过去大约一小时的时间,因为下雪的缘故,车开得慢,还有些堵车。我叹气:我开始想念泰国的晴天。


  Fat喝了口水:待会泡了温泉,你大概就不这么想了。


  在图片上看到的这栋山间小别墅和亲眼见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实在是超乎我的预料。它坐落在山腰上,周围全是雪,车停在底下,咱们徒步上来费了好大的劲儿。别墅斜上数百米处是温泉屋。它是木质的斜顶别墅,二三楼有露天的小阳台,


六点...八点钟的札幌天已经全黑(日本与泰国两小时的时差被我忽视),却一片灯火通明,暖黄色的灯光照亮漆黑的夜,映衬着白色的深雪。


  房东把钥匙压在床沿的花盆下,Bright打开门,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和你相视一笑,是咱们想要体验的暖气!大家把三楼留给我俩,二楼的小套房留给Wad和Plame,Not和Bright享有北边带着室内花园的房间,M和Fat则分到小阳台那里。


  大家各自回房粗略整理行李,换上睡袍,相约去泡温泉,然后在温泉餐厅吃饭。我和你在睡袍外裹上一件羽绒服,看着他们在雪中冷的跳脚,窃笑不已。温泉不大,室内有四五个池,大概是天太晚,已经没什么人来,被咱们八个人包场。下水前,你小心的把衣服叠好,放在储物柜里。Not提议玩个小游戏,Plame说想玩猜歌名,你无奈的看着我,我帮你推辞:咱们两人一组,一个人出题就成。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我一直在唱歌,咱们把游戏玩成了小型演唱会。


  能够吃到正宗的日本料理,我心里高兴极了,可是尝试的第一口就大失所望——味道过于清淡,除了淡淡的香甜,其余都符合你的口味。我还是喜欢经过你改良后的日料,每一道菜都像是为我专门定做的。这世上只有你最了解我,你清楚辣味里要加几分糖,甜腻中参杂多少酸。


  亲爱的Kongphop先生,我实在是太困了,明天咱们玩什么、吃什么、去哪里,我已经分不出精力去思考,计划就交给Bright吧,我现在只想跳上床钻进被窝,和你交换亲吻,然后伴着你的气息和温暖沉沉睡去。晚安。


————————————————————————————————


。。。下章完结



评论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