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草莓的西瓜青

脑洞很大的老阿姨~

陆花现代《云下云端》(十三)

画上川:

         被人紧紧的盯着二十秒是什么感觉,好奇可以试试,会觉得那时间很漫长,更何况对方是这样一个人。地窖里很热,他穿着夏威夷风格的短袖但你不会觉得他是在夏威夷而是在老挝或者越南,因为他此刻眼睛里透露的凌厉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他深坐在椅子里上身放松的往后仰,闲适的双手交叉在胸前两脚搭在桌子上,他更像是一个东南亚的毒枭,肌肉结实,身形健硕,他的二十秒,足够叫人头皮发麻缴械投降。


         陆小凤倒是不在意,他随意的靠在门边手插在口袋里神色自然,旁边还站着笔直安静的花满楼。


         “我们确实不是和您谈合作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不要你的货。”陆小凤这么说时花满楼也在想着该怎么进行这个看起来并不愉快的谈话。


         “小子,你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你是不是个诚心来拿货的人我还是能看的出来的。”说着他叼起一根烟在桌上随手拿起那个银色的Zippo把烟点燃。他做的是象牙生意,不会不知道塔桑尼亚那面出了事,其实格外的谨慎是理所当然。他这屋子摆在明面上的都是尺寸不大的工艺品,大的怕是都要提前打招呼的,在这个时候来的陆小凤和花满楼被他当成不速之客也是必然,两个人实在是不像走黑路的,陆小凤还好,怎么说还有浪子气息,但花满楼的气质是在是太过干净了。


          “谈生意当然是双方的诚意了,我们从进门开始您就满不在乎,都不和我们说说话,这生意还怎么谈。”这话若别人说起来一定是极不友善的,但是是花满楼就未必了,此时他正向像老板走过去,拉过桌对面的皮椅子坐下,转过身毫不避讳的和老板正视着,脊背挺直,两手手肘拄在桌上手指随意交叉,目光和桌对面的人正面交锋毫不退缩,如果不是见过很难想象此刻那样一双干净的眼睛竟有如此别样的气场,这气场虽没有压迫性但叫人不可置疑。显然,花满楼知道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的。


          “噗哈哈哈——”那人竟笑了起来,又深吸一口烟才开口“这可是我的地方,不是你想买就可以的,关键要我肯卖。”毫无疑问,这是个老油条,他讲的也的确是事实。


          “坦桑尼亚的货有吗?”直奔主题,再说别的也是多余了,陆小凤说这话的时候依旧依在门框上。


           “呦,是个行家。”什么行家不行家的鬼话,两个人来就是为这个来的,不问坦桑尼亚问文莱吗?但是老板心里可画着魂儿了,因为一般来买的并不大关系产地,买回来质量好坏能分得清但是评质量说产地这个技能可就不好培养了,点名要坦桑尼亚的货,或许是个道上的人,再或者,是条子来打探消息的也不一定。“不如实话告诉你们那面的货断了。”


           “断了?其他的正货还有没有。”他抬头注视着说话的花满楼,猜他到底是什么级位的,花满楼也在等他一步一步放下戒备,让这种人完全放宽是不可能的但是至少得套出点什么才对。  


            老板忽然注意到花满楼的腕表侧身刻着一个“H”不是近距离看根本看不到,他有一瞬的失神又马上变的不动声色,但是陆小凤还是收在眼底。


            “好。”他掐掉刚吸了不到半截的香烟,放下脚忽然收起了周身的锋刃,再站起来时就已经变的有些客气,不像来时有下手盯着,这回他亲自带路,和陆小凤擦身时对视了一眼,陆小凤轻快一笑点点头,带路人走在前面像毫不在意身后的人,花满楼路过陆小凤的时候却被陆小凤直接拉住腕子拦下,什么都没说,只是孩子气的自顾自抬起他的手看了眼他表上的“H”又笑着放下,花满楼只是笑着摇摇头由着他。那人快走远了,两人快走了几步跟上。




            得知小警察已死消息的时候两人已经离开了瑞安大道,这让他们更确定了欧阳情和这伙人的关系,但是事情也越发觉得棘手,就好像应经锁定了目标但只身在方寸孤岛,往前的任何一步都觉得会石沉大海。


           花满楼已经和家里人打好了招呼最近都不会回毓秀山庄过夜而是去自己的别墅,这样做什么也方便些,医院那面也已经请了假,这下好了,一个医生,一个律师全都放下主业像是当起了刑警,想想不觉失笑。


            刚刚那个老板肯放下些警惕是因为他知道了花满楼的身份,花家七个孩子的表上都有这样一个特定的标志,不论习不习惯带表但总有那么一块,像个护身符,必要时能派上用场,这老板和自己六哥花奕清有过一面之缘,究竟是怎么样的故事花满楼没去问,问了他也未必会讲,装作要卖货无非是希望从侧面打探一下坦桑尼亚那面的状况,看来金九龄下的力度确实非同一般,这条走私链的确已经断了,这点老板承认了。这些人这么在意欧阳情应该是在保护东山再起的砝码,应该是这个样子,这些人走私,洗钱,即使还有其他来财的途径已经也是小注,谁帮着洗的钱,怎么洗的钱,好像都已经与陆小凤和花满楼没什么关系了。


            花满楼的哥哥里花奕清算是最不一样的存在,不为别的,花奕清该是世人眼中最典型的纨绔子弟,他会认识这老板花满楼一点也不吃惊。到是忽然有些感慨,他是个医生,他的医学知识告诉自己这个老板吸毒,量虽少但是在他面前依旧表露无遗,毒品这东西一旦吸上就不知道还没有下次见到你了,别人或许不会在意,但花满楼会,哪怕看遍了人的生死,哪怕这个吸毒者并不是个良民。


            “花满楼我收回之前的话,你其实也不是什么君子。”陆小凤见他愣神,便调笑的说着。


            “和你这样的人呆久了,难免。”


              陆小凤开怀的笑起来,这样的花满楼似光环笼罩的错觉让人不忍直视 。笑过之后,就还和从前一样,花满楼,还是花满楼。


            花奕东看看表想着花满楼该回来了就叫下人开始准备饭菜,不回家住可不代表不偶尔回家吃个饭,陆小凤也很想见见花奕东的,自打他回国还未叙叙旧呢,小时候,他也是像哥哥一样照顾自己的。



评论

热度(18)

  1. 爱吃草莓的西瓜青画上川 转载了此文字